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校园春色  »  小玲老师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小玲老师

      

作者:johnsonngng

(一)

与男友阿城分手都已经差不多一年了,自从他知道我在和他一起也跟别的男人做,虽然阿城很爱我,但他说始终不能接受,所以我们便忍痛地分开了。

其实他都应该负上不少责任的,都是他的怪兴趣才令我变得淫乱,例如经常要我穿上非常性感的衣服出外,又会在公众地方抚摸我的性感带,令我在大庭广众下性兴奋,如是这般我习惯了日常生活都穿得很少衣服,身体亦变得很敏感,只要轻微的剌激,我便需要做爱才能解决身体的兴奋(以往详情将会在《小玲週记》内发表)。

就是这原因引致到后来认识了其他男人,他们的所作所为令得我又爱又恨,爱是因为他们给我很大的性爱快乐,恨是恨我自已对不起阿城,对他不忠,虽然我们还未结婚,但是……

休息了一段日子后,我想过回正常的生活,爸爸亦都不用我去他公司上班,所以经朋友介绍下找了一份当教师的工作。由于没有教书经验所以只可当初中生老师,自己没所谓,凡事从低做起是老爸教的。

新学期开始有很多工作要做,自己放下书本已久亦都要温习,了解现时的中一课本教些什幺等,由于工作量大都没有时间去想其它,以前的男人们亦都断绝来往,所以生理的性需要都平静下来。

开学后发觉现在的学生很早熟,女生胸部开始发育,有些甚至已有B杯了,而男生就会对性产生好奇,常常听到他们说那个女星身材好,又说这个女学生怎样,那位女教师怎样等,当然说得最多自然是我啦!整间学校的女性自己算是最漂亮而且又青春,身材又好,当然成为他们的话题。

经过两个多月时间,我已习惯学校的生活了,不过最头痛是我班上的两个男学生,他们在短短两个月内已成为班上的大哥,所有学生都要看他两人面色,更甚的是他们势力开始向其他班了,自已对这方面又没有经验,不知道怎样应付。

有天早上上班途中碰着他们其中一人,他名字叫健,健说:「老师早上好!啊,原来老师是同我住同区的呢!那我以后都可以护送美人老师上学去了,哈哈哈!」

「阿健同学,一大早不要和老师开玩笑啦!」我接着道。

「我是认真的啊!老师,能每天早上和妳一起回校我都不知多高兴,而且在公车上亦都可以保护老师妳不被色狼非礼,我都算是做好事,做个好学生呢!」听他说后自己亦没有话说,只好静静地和他一起步行到车站等车。

「对了,老师妳有否试过被色狠非礼呢?我说妳一定试过,妳这幺漂亮身材又好,如果我是色狠也一定选妳做非礼对象。怎样?被摸的感觉是否很兴奋呢?老师不用害羞和我说吧!」在他不停的追问时刚好有公车到,我不理会他便自行上车。

由车站到学校大约要半小时车程,幸好在公车上还有一个坐位,于是我便老实不客气的坐了下来。坐在旁边的是穿西装的上班族,还好……我最怕的是满身臭汗的肥胖男子,有时他们的气味臭得我闻到就想呕。在我还未坐好时阿健便很快的站在我身旁,公车上相信他未够胆量对我说刚才的话题吧!

过了一会儿他真的不说话,只是默默地站着,我好奇地向上望他一眼,啊!原来他在看我的胸部。今天我穿的都是和平常一样,一般的女装西服,裙子也不短,膝上四吋左右和穿上高跟鞋,只是从来自己不喜欢穿着丝袜,穿上后觉得很闷热,而且我的皮肤又白滑,双腿修长,以前男友阿城就最喜欢我穿迷你裙的,我又不怕被街上男仕看,心底更喜欢被看呢!

低头看看自己的胸部,嘿!原来少扣了一粒钮,把我的乳沟露了少许出来。唔……比起以前就真是小儿科了,心里除即回想起一年前的疯狂行为,多次在陌生人面前裸露身体,不论是男友设计的还是被迫,自己都从中得到很大的兴奋和满足,到最后还情不自禁地和陌生人性交起来,现在想起都觉得自己很淫乱。

想着想着时,身子很自然地向前弯低些,好使走光度再大些,令阿健可以看得更多。就在这时隔邻的男子用手背贴着我大腿侧,随着车子行驶中的震动,他的手背就努力地摩擦着想接触我更多的肌肤。碰到这似曾相识的情景又令我回想起以往多次在公车上被非礼的事,心底里好像有种不知什幺东西要爆开,身体突然间热起来,想将身上的衣服脱下。

脑子在乱想时,突然公车来个急速的转弯,我一下子失去平行将整个身体紧贴在那男人身上,而这男子就像很好心的抱住我。公车转这个弯好似特别长,一秒、两秒、三秒……直到五秒时才回复正常;正当我想坐好时,公车又来个反方向转弯,这次轮到那男子贴着我,我感到他的手臂和上身贴住自己的胸部,正当我想用手推开他时,车子又再次正常地行驶。哎呀!被这男人吃了自己豆腐都不能出声。算了,心想在以前碰到更过份的还不少呢!

呀!怎幺另一边又有人贴紧自己?没理由啊!我眼角偷看,原来是阿健。由于我是坐着而他是站在自己身旁,是他的下半身贴紧我手臂,我又感到他的那里已变得很硬,不时地用下体顶着我手臂。

唔……受到这些刺激自己不其言地想着性方面的事,身子都不作反抗的任由阿健触碰。可能他见我没有反应,于是便大胆地用他那话儿紧贴着我手左右前后的磨擦,过了一会,阿健伸手入裤袋弄了弄,跟着又再次贴紧我手臂,嘿!这次触感更大,我猜他是把阳具从内裤中拿了出来,现在只是隔着一片布用他的发硬阳具摩擦住我手臂,我还感到他那里发出来的热力呢!

自己怎幺会不反抗呢?那西装男就不用说了,但阿健是自己的学生,我不想有什幺事影响教书这工作啊!难得是自己都习惯做教师这份工,再想深一层原来已有一年没有做爱,没有触摸男人的性器了。

就在这时公车停了下来,原来已经到学校附近,于是我便和阿健一同下车。走了几步就遇上班里另一恶霸阿仁,我和他打了个招呼便继续前往学校方向去,而他俩就在我身后一边走一边说笑。

「喂!阿仁,刚才真的好棒,我和老师搭上同一班车,在车上我看到老师的乳沟,哗!原来老师身材很好喔,看到我下面都硬起来,后来更忍不住用我的小弟弟顶住老师的手臂不停地摩擦,真是爽!我幻想如果在刚才老师在车上给我口交就最正了。」

「哈哈!死仔健你就好啦!不过我有更好的让你看,不要说做兄弟的有好东西不和你分享啊!你看……」

「哗~~老师的……你从哪里得来的?哗!哗!」

在我身后传来他们的对话,突然间心里感到不安……他们说什幺老师的,是谁呢?我们学校的老师?女老师?我心里满是问号的步入学校大门去。

(二)

回到学校的时侯,在大堂碰到一个令人反胃的男人,他就是校内的体育老师余Sir。真实年纪就不清楚了,约四十岁左右吧,平常他在教员室都藉故亲近其他女教师的,我当然是他的目标之一啦!

男人好色不是罪,余Sir经常吃我和其他女教师的豆腐都不说了,最令人噁心的是他时常穿白色的背心上衣和紧身运动裤,而且是透光度很大的那种,连他的内裤颜色都清晰可见,最要命的是他还穿上丁字内裤,呕……(最最噁心的是有数次看到他里面连内裤都不穿,肉色的阳具很明显地展示着,更故意在女教师们面前逛来逛去。)

「小玲老师早上好!」余Sir咧着他的大口笑道。「余Sir早上好!」我礼貌地回答,随即便感到他摸住我的手臂:「小玲老师今天真是漂亮,可否赏面让我请妳吃晚饭?」

「对不起,今晚我约了人。」回答完他后,我快步地跑往教员室去,心想走迟半步都会被他吃掉。

上课时因为阿健和阿仁在说笑而不留心听课,所以我罚他们留堂,而他俩就用很不忿的眼神望住我,看到他们的反应这幺不受教,我便命他们罚站在课室外直至下课。

当下课后我原想对他俩训示一下便算,待同班同学都走光后阿健和阿仁反而回到课室来,我正想对他们说话时,阿仁便道:「老师,妳罚我们都罚完了吧?妳开心啦!但是我们就不高兴了,妳知道这样做对我们是多幺没面子,所以妳要给我俩作出补偿。」

「你们想怎样?」我好奇地想知道他们要干什幺。

「老师,妳看……」阿仁拿着他手机上的照片给我看,啊!怎……怎会……「你怎样得来的?」我惊吓地问他。

「老师妳不用理会我在何处得来,我只知道如果公开这相片,妳就连教师都不能当了,嘿嘿!」

「你们到底想怎样?」

「哎!放学后当然是去玩喇!老师,我们现在想去唱K,妳和我们一起去,当然是由妳请客啦!哈哈!」

我没有辨法的只好跟着他们去,在离开学校时又看到那呕心男余Sir,余Sir见我和阿仁、阿健一起时便走过来问道:「小玲老师下课后去哪?妳和这两个坏学生在一起,难道妳说约了人就是他们?」

我没时间跟他说,便道:「是呀!我就是约了他们去补习家课。有问题吗?余Sir。」

「啊!当然没问题,只是我胆心妳被骗呢!」

我苦笑地向余Sir说再见后便跟着他俩离去。

到了K房,阿健要了两打啤酒,之后很兴奋地拿起阿仁的手机看:「啊!想不到我们美丽的女老师竟然会拍这种照片。坦白告诉妳吧老师,在上午班时我已经对着妳的照片打了三次手枪了。」

我震惊的看着他手机上的照片:「你们……怎会有……」

阿仁答道:「说给老师妳听都没问题,这是我在大伯家中的电脑里取得的,嘿嘿!有次问起大伯相片中的女子是谁,他说是个暴露狂,现在还非常挂念呢!虽然相片是多年前拍的,但我一看就已经觉得很像老师妳,昨晚我再致电大伯问他相中人名称时,大伯说好像是叫做细玲或者小玲,我就肯定是老师妳了。」

我最担心的事终于出现了,而且还是自己的学生发现,叫我以后怎样见人?

「好了,由现在起老师就是我们两兄弟的女人了,以后我们说什幺妳都要服从,如果不听话,妳知道后果会怎样喇!」

阿仁说完,阿健接着说:「首先老师脱去外套,将恤衫钮解开多三粒,要我们见到胸罩为止。」

啊!怎可能在学生面前做这样的事?当我在犹豫时,阿仁拿着手机说:「若老师不听话,我就只好将这幅露乳房的照片发送给其他同学了。」

「不!我脱,我脱……」我在没辨法的情况下将外套脱去,再解开上衣的三粒钮扣,嘿!自己都清楚看到大半个乳房露了出来。

「哗!老师真听话。欸!老师的胸部有多大呢?好身材呀!」他们异口同声地道。就在这时服务生拿着饮品进来,当他看见我这打扮时就呆住了,只懂呆呆看着我的胸部。

这时阿仁道:「老师妳不要只懂站着,帮帮这位服务生嘛!」我听后就只好乖乖的过去服务生身旁接过他的饮品,在他们三个男人面前弯低身子,露出穿着胸罩的乳房,放好饮品后再等待指示。阿健这时又命令我将啤酒倒在杯子里,如是者我弯着身子几分钟,相信他们看得都已很爽了。

服务生离去后他们便开始唱歌,又不时的要我喝酒,当我喝到第五杯时开始有些醉意,他们坐在我两旁开始有所动作了,首先阿仁将手放在我的大腿上轻摸着,而阿健就直接揉着我的乳房。

「啊!你们不能这样,我是你们的老师呀!」

「由现在起妳只是我们的玩物。不准再说废话,自已动手把胸罩脱下来。」

怎……怎会变成样?好像回到从前似的,和男友分手后遇上的男人都是这样对我。

「快些啊!老师,不是要我们动手吧?」

我把手伸往背后把胸罩脱下,随即被阿仁拿去了,我现在上身只穿着一件白色恤衫,而且衫钮只扣在第四粒,胸部露了一大半出来,乳头还若隐若现的,我看到他们的裤裆都激凸起来了。

这时服务生再次进来清理桌面上的酒杯,当他看见我这装扮时立即变得目定口呆,我正想把恤衫拉拢时阿仁和阿健一起捉住我双手,更每人一边拉开我的上衣,把我丰满的乳房全露出来。

呀!不要!不要呀……在他们的视姦下我又想起以前的性兴奋,不其然地乳头发硬起来,「啊~~」阿仁用手指夹住我一边的乳头,而阿健还用口吸啜着另一边的。

「唔……唔……不要……有人看着……」我低声地说。之后阿仁捉住服务生的手住我胸部靠过来,喔!还差几寸就碰到我的乳头了。我心情像回到多年前的兴奋,心底里想要更多刺激,但现实的我已经改过来做回一个正常女人了,脑里顿时十分矛盾。

「老师,他的手指就快碰到妳的乳头了,妳想不想被他摸呀?」

「不要……不要碰我。」

这时阿健突然伸手进我裙底摸着我的私处,「呀~~」忽然而来的剌激把我的性趣都挑引起来了。「老师,妳下面都湿了。」阿健轻轻地说,我忍不住地将双腿张开了些,又看着服务生的手指一分一分地靠近我的乳头来,「啊~~」一股冲动从心底里爆发出来,盼望身体上的敏感带被抚摸,忍不住又把双腿再张开些,更把胸部向挺前。

「唔……唔……」阿健的手在搓揉着我的私处,「啊……」服务生的手指终于碰到我的乳头了。就在这时阿仁的手机响起来,当他接听后便很正经的说要回去了,而阿健也似乎知道什幺的表示同意。最没趣的算是那个服务生了,相信他还想再摸我的身体久一些呢!而我自己也好不了多少,性趣刚刚被勾起就这样完结了。

大伙离开K房,在走到服务生身边时阿仁推了我一把,令我倒入服务生的怀里,这时服务生就老实不客气地在我身上乱摸,大腿、臀部、乳房都成为目标,唔……他还用手指夹住我的乳头,「够了,走吧!」阿仁这才像个大哥般的带着我离去。

「阿仁,麻烦你把胸罩还给我好吗?」

「不用了,老师就这样回家去吧!还有妳的外衣就留在我这里,明日回校才给妳。」接着阿健说:「老师明天回校时要穿迷你裙,上衣要穿白色恤衫,内里不准戴胸罩,最后就是要穿上三吋的高跟鞋。如果不听话,妳知道后果了吧?」我听到后只好默默无言地回家。

(三)

回到家后洗了澡,在睡床上想起K房的事情,幻想着学生和服务生轮流地干着自己,生理立时起了变化,感到私处湿了便情不自禁地把手伸向下体,用手指轻轻指搓揉着阴蒂。啊……怎幺自己变得这幺好色?是否太久没做的关係呢?

第二天早上在準备出门时手机响起来,「老师早晨啊,昨晚有点事情要办,没空招呼妳,所以今天给妳补偿,已安排好一连串节目了。对了,老师记得昨夜我所说的事吧?回头见。」阿仁说完便收了线。

那我应该怎办呢?想了一会后还是决定听他所说的穿上白色的上衣和短裙,因怕他们真的把自已的色情照片发放给学校里的人看,到时自己就没面子再留在学校了。

在回校途中没有什幺事情,在公车上亦没有碰到色狼,所以很安全地回到学校。在教员室门外被余Sir拍了一下:「小玲老师早上好,今天妳穿得很清凉啊!嘿嘿……」余Sir说完后我感到他的手在我背后由上而下摸了一下,啊!这男人很呕心很猥琐呀!咦……他怎会知道我没穿胸罩?感到羞耻的我只好低着头回到自己座位去。

这时手机传来短讯,是阿仁同学发的:「请老师把妳身上的钮扣解开至第三粒,要看见乳沟为止。」我看完这短讯后气得手也抖颤起来,他怎幺有这过份的要求呀!

在我正生气的同时,就看见阿仁站在教员室门外,用很神气的表情看着我,又举起手上的手机,像要警告我不照他的说话做,就将我的色情照片发放出去。

想了一会儿,我只好照着他意思办,看看週围没人注意下解开了两粒钮扣,刚做完这动作就感到有人走近,从眼角里看到一个男子,穿着白色贴身裤站在我身旁。啊!由于是白色的关係,所以我看到一条发硬了的阳具顶着裤子,裤子的透明度很高,我还清楚看到它的龟头形状,阳具很大,又粗又长,嘿……

他靠近来了,「小玲老师身材这幺好,又穿得这幺性感,对学生们会做成很大的剌激啊!还是老师喜欢被人看?哈哈……」不用说,穿得这样的变态自然是余Sir了,由于我是坐着的关係,他的高度正好是对住我的脸,如果再近些就像为他口交的位置。

感到自己很受辱,我只好起身,哎哟!我的手臂碰到他的阳具了。「老师放学后有没有空?我想请妳吃晚饭呢!约了老师多次都被放鸽子,同事们应多交流增进感情嘛!」余Sir细声的在我耳边说着,又把他的那个贴紧我臀部,被他这样吃着豆腐更感受辱,心里突然想起以前被男友凌辱的情节,脑子乱了起来。

被余Sir用力地在身后顶着都没有反抗,直到他用舌头舔着自己的耳朵时才惊醒起来:「余Sir不要太过份,这里是学校啊!」

「那如果是在外面呢?老师是否有感觉了?」

我再不理会这猥琐男便离开到课室去。

「老师今天很性感呀!」、「老师的身材原来这幺好。」、「哗!我看到老师的乳沟了。」在一片嘈吵的声音下我说:「静点,老师身子热,穿少一点很平常,你们不要少见多怪了。现在上课,打开课本第十三页……」

「喂!你们看清楚些,老师好像连乳罩都没穿呢!」

「你看、你看,好像乳头都看到啊!」

在他们细声的说着自己时,脑海里又再想起从前的事,在陌生人前裸露身子的快感刺激一再被勾引起来,想被全班三十多名学生看自己的一双乳房,以前暴露的对象全是成年人,很少年青人,不知他们看后会有怎样的反应呢?

在自己沉思的时候被一名女学生提醒说:「老师,上课了,妳不是被看得很兴奋而忘了上课吧?」

给女学生这样一说,我立时脸红起来:「对不起,老师刚刚想起某些事情,现在说回课本第三章。」

「是第十三章才对呀!老师。」自己的失态令得全班同学都「哈哈哈」大笑起来。

自己在上课时习惯了一边说课一边在课室里行来行去,当我行到阿仁的旁边时,他掉了支原子笔在地上,自己就很自然地弯低身子帮他拿上来,正当我想拿起时他细声说:「老师不要动,保持这动作一分钟。」

我这时的动作是双脚站直、上身弯低,从眼下看见自己的乳房像要破衣而出般夸张地裸露着,除乳头外就连乳晕都暴露出来,还好这时是站在班里的最后两排,角度问题最多只有三数名同学看见,但这已足够勾起自己的暴露心情了。

「喂!你看……」前方的男同学细声的叫旁边的看,嘿……现在已有五个学生在看了。

时间很快地过去,当我拿起笔交还阿仁时,他又笑着细声说:「老师很像很喜欢被看呢!那一会就在讲台前做多一次吧,今次要用臀部向着我。」啊!今天的短裙很短,如果这样做会走光,内裤会被看到的。

心头又一再胡思乱想起来,身体像不听话的行回讲台前,在黑版上写着同学们的家课时听到阿仁咳了一声,自己身子震了一下不懂反应。阿仁这时又咳了一声,我只好装作拿不好书而掉下,弯低身子把书本拿起,不知同学们看到什幺?心里乱极了。

课室再次传来多次的咳声,像暗示要我做这动作久一点。于是我再次让书本掉下,像被催眠般把双腿张开些再弯低身子,慢慢地伸手把课本拿起,又掉下再拿起。

「哈!白色的内裤。」身后响起同学的交谈声,我知道被看到了……

整天都没精打采,怪自己怎可在神圣的课室里做出这羞耻的事,以为自己心理已经回复正常,但现在一经某些剌潋又再想做出以往般的暴露行为。唉!小玲啊!妳是否有病?真的迟些要看医生了。

在自问自答时,手机又再传来短讯,要我在放午饭时到天台去,我心想这次又要怎样呢?!

时间到了我便乖乖的上校里的天台,只见阿仁、阿健两人在交谈,「请你不要在课室里要我再做些变态的事好吗?」我第一时间对着阿仁说。

「嘿嘿!我不觉得这是变态啊!老师,妳看这些照片才变态呢!当着十数人裸露身子为人口交,双手又拿看别人的阳具为他们打着手枪。我还有很多老师精彩的照片啊!」

「你……你想怎样?你们要钱我可给……十万够不够?我最多只有十万。请你们还相片给我好吗?我又没有得罪你们……」

「老师不要误会,当我第一次看到老师的照片时不相信妳原来是变态的,在刚才看到老师的表现后我敢断定妳是变态的暴露狂。在课堂上我要妳弯身,其实妳可以不听我的,我亦不準备把照片发放,但妳一听后想都不想的照着做,而且昨晚我只是说笑要妳穿的衣服,妳也很听话的,所以在妳未上来之前我已和健说好,今年学期内老师是我俩的女人,我们要求的妳不能反对,包括和我们做爱。虽然我俩对年纪大过我们的没兴趣,但老师怎说都是美女一名,身材又好,我们的女朋友又不能经常陪伴着,所以老师现在给妳条件是今年内做我们的性奴,合格后将所有照片归还,我亦不想对老师做成怎样的伤害。怎样?老师同意否?」

我听后觉得他们很过份,又不是拍A片,剧情怎幺是这样的相似?而A片的剧情往往都是女主角最后也是无奈的答应,以后受尽他们的凌辱等。

「我可以报警把你们拉起来。」

「是啊!我们又未成年,最多是法官要我们守行为一两年再被退学,但老师就被全校人知道妳原来是个变态女,行为淫乱,看妳以后怎样在校里教书?」

我听后觉得他说的都有道理,自己不敢再想如果被其他认识的人知道后会怎样,很后悔以前的行为,但心底里又感觉剌激。想了一会后我便对仁说:「真的只是今年完结学期为止?你真的会把上的相片全还给我?」

「是。」

「好,我答应你们。」

「呵呵!好耶!」

「为了表示老师的决心和诚意,把妳的内裤除下来给我。」阿健很好色地说着。我无奈的照着做,他又要我把裙子拿到腰间才可除下内裤。他怎幺有这些怪念头啊?很像自己的前男友阿城。

当我把内裤除下时,有太阳光的照耀,自己的私处、阴毛、光滑的双腿全都暴露在阳光下,他们眼也不眨的看着。过了很久我忍不住道:「看够了没有?」阿健这时用手摸了我私处一下:「湿了,老师。」他忍受不了把裤子除下,用手将我身子转向前,把他坚硬的阳具狠狠地插入我的阴道内。啊……